西瓜脆啵啵

我回来了٩(๑`н´๑)۶

木涵补的九篇都挂了

实在不知道哪些补了哪些没补了

零散补了四五篇在群里

大家可以进来看

589340074(入群填任意角色名)

要是有没补到的也可以艾特我

然后俺在群里补上٩(๑`н´๑)۶

Q:瓜瓜,三句话失去老婆那篇啥时候更呀?真的好想康火葬场(இωஇ )

哦莫,我本来是想日更的,但是最近每天都在练车,就忘了呜呜呜俺尽量搞快点

【三句话,失去一个漂亮老婆】2

⭕️ABO  中短篇  预计2、3W字完结

⭕️高高在上冷漠alpha×娇软痴情美人omega

⭕️全文大概讲述一个前期牛逼哄哄的alpha变成了每天都想跟老婆贴贴的大型犬!

———

       对其他alpha来说,爱自己的omega是天经地义,但对霍斯柏来说,这是痴人说梦。


  几乎从霍斯柏分化成alpha那刻起,整个霍家就已经注定要交到他的手里,他信息素的强悍程度,注定了他生来就是要站在权利顶端的alpha。


  事实证明霍老爷子也没有看走眼,霍家在霍斯柏手上已经发展到了巅峰,他的资产已经遍布了帝国各个行业,霍家每年的纳税额庞大到一般人无法想象,跺一跺脚,就能动摇帝国根基这句话不是说笑的。


  国王是帝国名义上的管理者,但霍斯柏是帝国的实际操纵者。


  雪酥自诩在整个帝国也算omega中的翘楚,从小到大外界对他外貌上的赞美源源不断,从那些alpha痴狂的眼神中,他完全明白自己的漂亮有多么让他们动容。


  从中学开始追求他的alpha就没有断过,不管多高多帅成绩多么优异,雪酥从来不曾对那些alpha动过心。


  但霍斯柏的出现,给雪酥曾经的骄傲划上了一个句号。


  雪酥其实没少听过关于霍斯柏的传闻,但见到他之前,他一直觉得那些传闻多多少少带了些编撰的色彩,他从不觉得这个世界上存在绝对完美的alpha或者omega。


  直到他真正见到霍斯柏那天。


  那是皇室举办的一场宴会,说白了就是给帝国适龄人群提供一个相亲的场所,受邀的嘉宾都是帝国赫赫有名的世家子弟,少了阶级、家世的鸿沟,自然更好交流。


  雪酥端着杯香槟笑得脸僵了,谁都知道他一手小提琴拉得有多棒,这种场合当然少不了他,一曲结束刚下台,就不断有alpha上来跟他搭讪,他虽没什么交谈的欲望,但基本的面子还是要给足对方,这是他作为一个贵族omega的基本修养。


  有些话雪酥已经听腻了,他并未感觉自己从这些赞美的话语里面得到一丝满足感,这群献媚的alpha反而让他感到厌烦,他只想要逃离人堆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这家酒店的顶楼是个绝佳的赏月景点,雪酥偷偷溜了上去。


  果然,楼下欢声笑语,这儿倒是一片清净。仅仅趴在窗台边已经不能满足雪酥了,他像只灵敏的小猫一样,坐在窗台上,甚至还悠闲得荡了两下。


  他似此刻感觉自己跟风融为一体,吹到身上特别舒服,雪酥特别享受这样的快乐,好像他就是这个世界上最自由的omega。


  “你在干什么?”


  雪酥吓了一跳,一只温暖且有力的大手搭在他的腰上,似乎毫不费力的将他抱起来,放回了地面,像抱一只猫一样。


  虽然知道alpha跟omega之间的力量差距,但雪酥还是吃惊了一下。


  眼前的alpha一身明显是高定的灰色西装,脚下的皮鞋一尘不染,左手夹着一只雪茄送到嘴边,方才拎起雪酥的右手已经放回了身侧。


  他很高,高得雪酥需要仰着脑袋才能看清楚他的脸。alpha五官很深邃,眉眼狭长,鼻梁高挺,嘴唇微薄,是那种让人一看就觉得很薄情的长相。


  但雪酥却突然结巴了,“我...我只是在这吹吹风...”


  雪酥可以肯定的说他前二十年从未这样慌乱过。


  “小omega,你胆子真的很大,敢坐在这么高的楼上。你要是我的omega,我今晚一定会让你哭得很可怜。”

↓↓↓

————

Q:瓜瓜 我又被封学校里了呜呜住宿生好惨 我真的栓Q•᷄ࡇ•᷅​

啊!摸摸头!我其实还很羡慕你们来着呜呜我现在宁愿被关学校里跟室友们一起玩,也不想在家呆三个月,闲的快要发霉了呜呜呜

大家可以去看刚才那篇啦!

我刚刚自信更完文

就去刷我的驾考宝典了

刷累了打算上来看看反馈

发现好像除了我可能没人看到这篇完整的文章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家快去看!已经补啦

【三句话,失去一个漂亮老婆】1

⭕️ABO  中短篇  预计2、3W字完结

⭕️高高在上冷漠alpha×娇软痴情美人omega

⭕️全文大概讲述一个前期牛逼哄哄的alpha变成了每天都想跟老婆贴贴的大型犬!

————


    霍家的气氛此时有些压抑,客厅的佣人全部低垂着脑袋,不敢作声。


    家主也不是第一次当众训妻了,众人早已司空见惯,只要家主不发话,他们低着脑袋立在一旁当观众便好,但谁也不敢真的抬头去看。


    霍斯柏向来阴晴不定的,要发现自家omega的风光被人窥了去,定是要大发雷霆的,那后果不是他们能承担得起的。


    霍邵元今日本来是找他小叔商量事情的,一进门就发觉这气氛不对,撞上小叔教训妻子,他连忙要告辞离开,霍斯柏却没有让他走的意思,反而让他去一楼书房等着。


    客厅里那些beta也就算了,alpha教训自己的omega,让另一个alpha在场像什么话。


    霍邵元基本盯着地板朝书房走,却还是将客厅里瞧了个大概。




    雪酥跪在地上.....





    待霍邵元关上了书房的门,霍斯柏才将眼神重新落回omega的身上。


    他像只无助的小羊羔一样微微颤抖,漂亮的眸子里泛着雾气,像是刚哭红过,可怜得紧,脸上的泪痕还没干,下唇印着清晰的牙印,像是疼痛下的挣扎,整个人都散发着楚楚可怜的气息。


    这样软弱的omega很容易让人产生更加恶劣的心思。


↓↓↓

————

alpha前期多高傲 后期就有多卑微

太久没写很手生 搞个短篇练练笔

等准备好了再写云云这个长篇!

彩蛋可以相当于看成一个番外

是之后已经改过自新的霍斯柏如何粘老婆

每一篇正文后面都有几百字小彩蛋  连起来就是一个完整的番外!

今天遇到一个好可爱的小孩

今天跟家里人一块去农家乐玩

他们打麻将

然后我跟堂姐就在外面荡秋千

旁边有个长得特别斯文白净的小男孩

就一个人坐在旁边玩

他爸爸过来问他脸上怎么有一道伤痕   是不是被人家欺负了

小男孩:不知道

他爹:谁挠的

小男孩:忘记了 不知道

他爹:是不是XX,你是不是在学校挨打了,别告诉我是你自己抓的

小男孩反复说忘记了不知道  转身就要跑

然后被他爹揪了回来

小男孩:哎呀你干嘛总这样,总说我被谁打了。

他爹:要不是你太怂了,我至于这么担心吗,都跟你说了谁打你就打回去。


那个小男孩看上去最多六七岁的样子,特别斯文白净,一看就很有礼貌,要是我以后有个这样的鹅子,我肯定也好担心他在学校被人家欺负了不敢吭声呜呜